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刘大妈】
【刘大妈】
   今天休息的首要任务是洗衣机的干活,媳妇儿留下的活儿不干哪成,到了晚傍晌儿下班回来了鲁明还指望着她呢。
  没够!这些日子也不知是怎么回事,媳妇儿一下班回来就像年糕一样的粘着他,摸、啃、揉、抠、捏、揪、拧、拽等等之类的没完没了,问她就是不说就是要,弄得鲁明心里头老七上八下的忐忑不安。以前她可不这样子,性生活本来是夫妻之间很正常的内容,可是头些日子她因单位领导人排挤的事一直耿耿于怀,怎么劝也听不进去。鲁明琢磨着许是因为那档子事影响了,不仅闷闷不乐而且也没了往日的激情,没办法他只好去那装傻的份儿,给她来个敬而远之,自已一个人在外屋的沙发上凑合睡。他就抱着一态度:宁缺勿滥。往常来历假都在一床上滚呢,何况又是刚刚结婚一年多,正是蜜里调油的时候,这么一来果然起到了作用,估计她可能是良心发现觉得冷落了丈夫实在不对,主动之中不乏赔礼道歉的意思。
  鲁明正在晾挂衣服,街坊刘大妈买东西回来了。叫比爸爸岁数大的女人为大妈是北方人的习惯,其实她跟他爸爸同岁,只不过生日大了些而己,尊称之余不乏些许暇想,且听细述。
  七八年前由于感情不睦,她与丈夫离了婚,现在四十四五岁的刘大妈年轻依旧,丰姿不减甚至比年轻时更耐人寻味不已。鹅蛋型的脸庞儿白嫩无暇光溜溜的,弯月式的细眉柳叶一般,樱桃小嘴儿粉嫩撩人,珠贝般的牙齿明亮白暂,略施些粉黛,她还挺爱打扮自已,米色及膝套装十分得体,上衣开口很低很低,不用弯腰都能清楚看到那白白胖胖的乳房,由于饱满过度撑得那浅色真丝的文胸似乎就要炸裂似的,仿佛故意显示那对儿迷人尤物似的。1。65米左右,50公斤上下,最少36的胸围——嗯,绝对的丰乳肥臀……美人,更迷人呀!就是这样的优秀美人儿,她男人居然不喜欢,真令人费解呀。所以鲁明一跟她聊天时总免不了奉承上好一阵子,顺便来个不能完全尽兴的一饱眼福。真不知道这七八年她是怎么熬过来的,有了媳妇儿他才渐渐明白原来女人需要的时候比男人更强烈呢,一天没有性生活都难受的要命,抓耳挠腮的。
  女人一旦长得漂亮了,其迷人的姿色就很难掩饰,再加上打扮得体适度更显得风情万种了。成熟的女人上了床是啥滋味儿咱还没领略过,见了鲁明心下又不免有些惴惴不安。媳妇儿算成熟的女性吗?也许算是,但毕竟不如真正的成熟女性,总有差别。
  一阵甜甜的笑声飘过来鲁明抬头一看,见她朝着自已乐呢,不由得有些奇怪,上下瞧瞧自已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亲爱的刘大妈呀,乐什么呀你?”
  “你猜?”她反问着,俏俏媚媚却装出一付没事人儿的样走过来,瞟了眼他刚晾上媳妇儿的三角内裤,扑哧一声又乐了。
  “那我哪猜的出来呀,告诉我有什么可乐的地方?”
  “我呀,乐你呢!”
  听了这话鲁明更晕头转向了,正晾衣服的我能有什么可乐的?她和我媳妇儿同是女人,这女人的内裤对她该没什么吸引力吧?
  “你们俩口子一凑到一块儿就没完没了的干那事,不管不顾的还弄出那么大的动静,好像唯恐别人不知道似的,尤其你媳妇儿叫唤起来的声又特别响,幸亏咱们院子里没别的人家,传出去还不让人笑话死你们俩口子啊,就是干那事你也应该把窗户关严实呀,你们敢情痛快了过瘾了,我听见不闹心吧?小东西的……”
  “噢,原来是这么回事呀,刘大妈,我真对不住您了,哈哈……”
  俗话说: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鲁明立刻明白了她话里有话的另一层意思,心下一动转眼间就有了主意。
  “以后,以后我一定注意影响。哎,刘大妈,正好我有件事要求您呢,我那台电动的缝纫机有点毛病,您帮我看看?”
  “好吧,我把东西搁回去就过来。”
  看她那样还挺迫不及待的呢,鲁明心里十有八九了,赶快回去做些必要的准备,万事具备,只欠东风,今儿风头转向了…… .一听见身后锁门的动静,刘大妈顿时明白了,转身要跑可己经来不及,情急之际立刻装出十分生气的样儿朝鲁明瞪起了眼睛。
  “别介呀,我亲爱的刘大妈,瞪眼多不好哇,刚才我不是给您赔礼道歉了吗?您也原谅大侄子我了,可我觉着还是挺对不住您的,所以呢就想正儿八经的给您真的赔礼道歉,玩真的!”
  庐山真面目终于暴露无遗地展现了出来,话出口人也到了她面前,双臂伸开把她搂了个结结实实。朝思暮想的事居然真发生了,刘大妈的心差一点儿蹦出来!
  “不能够,我不,你松开我,小东西的胆不小敢跟我玩花活,骗人!想不到你小子还有这两下子,松开我,哎哟,你干什么呀你,我不,说不行就不行!哎哟,你弄疼我了……”刚开始总得故作良家妇女装模做样的表示表示。
  她假意挣扎着但却无济于事,因为她根本没用多大力气。鲁明不仅迅速撩起她的短衫而且还抓住了她的乳房,与此同时嘴也凑了过来,把她弄得心慌意乱不知如何是好了。女人终不如男人劲大,何况他又是个年青小伙子。
  “不行,今儿您必须答应我,不答应也得答应!让我帮您来个彻底的出出火,哇!乳房真个大,奶头子也不小,我喜欢死了。”如此咬牙切齿赤裸裸的言语,鲁明可真敢说的出口,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已耳朵了,因为以前鲁明给她的印象一直是彬彬有礼的呢。
  “不,不……别,别……”刘大妈使劲躲闪着努力想从鲁明的搂抱中挣脱出去,既然要装模做样就得装到底,但是她毕竟是女流之辈,力气小啊。
  转眼之间衣服扣儿一个接着一个的被解开了,她既要躲闪着鲁明追逐亲吻的嘴唇儿又要推搡他扒衣服解扣儿的手,本身己心慌意乱了又手忙脚乱,渐渐有点自顾不暇了。
  “不什么不?别什么别?不脱是不是?那可别怪我玩儿狠的啦?”这话有点威胁,但也实在,男人在这时要发起狠来大都不顾一切。鲁明笑嘻嘻地吓唬着手不停继续像剥粽子似的把文胸扣摘开连同外衣一齐扒下,看得出来她心里头已经是千肯万肯了,挣扎与躲闪不过装样子做做表面文章,让他觉得她还是个不太坏的女人而已,其实不然,她的淫荡是从骨子里迸发出来的,想掩饰也掩饰不住,也不知怎么搞的,乳房一经裸露她就情不自禁地往鲁明怀里贴,想忍忍不住也控制不住,一瞬间她都想用哭泣对自已遮掩了可惜又做不到。
  “你要真的跟我那样了等你媳妇儿回来了,瞧我不告诉她的,到时候可别怪我啊,别……我就不让你……哎哟干嘛呀我不……”束手无策,没办法了,最后一招,只好吓唬吓唬他。
  “行啊,说你的去,我才不再乎呢。”
  脸扭到一旁身子也朝一旁倾斜,她仍在假意躲闪,但推搡的手己没了力气,就连裸露出来的乳房也不用手挡了,胳膊只是象征性的搭在胸前。不给她改主意的机会,不管三七二十一先扒光了她!此时此刻急欲发泄一番的鲁明心里只有这么一个念头了。
  丰腴肉感极强的大白屁股终于露出来了,但鲁明更喜欢屁股中间那块多毛之地,动作自然加快。不曾想裤衩儿刚离开脚她身子一翻迅速滚到床里开将双手死死的捂住了羞处。
  躲得再快管个屁用,她已经一丝不挂了,干她只不过是早晚而已。鲁明深深的吸了口气,努力让自已激动万分的心情稍稍平静,然后脱下裤衩儿靠在她身旁,小肚子一使劲,旗杆似的鸡巴竖起来了。
  这是他最值得骄傲的武器,媳妇儿喜欢它喜欢的不得了!每每插进软软热热饥渴难耐的阴道里,她且不让它出来呢,既使软了也要多焐一会儿,千方百计的再来个梅开二度才肯罢休。至于手的爱抚嘴的嘬弄脸的亲热乳沟的夹裹就更甭提了,常常是相拥而眠,二天早上发现她睡觉调了个儿,不是枕着他大腿就是含着龟头呢。
  彼此己然赤裸了就用不着假惺惺的装正人君子了,鲁明笑嘻嘻地凑近了她,龟头顶住她的手背一拱一拱地挑逗着问道:“哎,瞧见没,它已经向你致敬了,还不喜欢喜欢它呀?你不难受,我可是难受的不得了了,行了,行了别捂着了,让我瞧瞧你那长得是啥模样儿,啊,快点把手松开吧……”
  “就不!就不让你的阴谋得逞……”
  “那你喜不喜欢它呀?”
  “不喜欢它,嘻嘻……”
  “你要是真的不喜欢它,那它可是哭了啊,这一哭,水儿可往你身上脸上滋啊……”
  “你敢!那我也不答应你,嘿嘿……”
  “行了,行了,我也不跟你耍贫嘴了,来吧你!”说着一手一个捏住奶头往外一揪,她立刻咬住嘴唇了。紧接着鲁明又大把抓住乳房边揉搓边骑到她的身上。
  “我不,我就不……”言不由衷,嘴上不答应,可手却松开了。松开是松开了,可她又挣扎着要往一边翻身,还假装躲呢。
  “你就不,我就要!非得把你的性劲逗起来不可,把腿叉开吧,让我也瞧瞧你的那儿是啥样儿的。”鲁明心道:制服她我再没点招数那可真是枉为男子汉,白活这么大了。
  她的腿夹得还真紧,鲁明则调转身叉开腿骑在她脸上,想动弹也躲不开了。两大拇指分别按在她的大腿根处一使劲,她立刻受不了了赶紧叉开了腿,多容易啊。不给她喘息的机会,龟头抵在她脸上乱拱的同时俯身下去照着那刚刚裸露出的阴户就是一口!
  当然啦,不是解着恨的咬,而是连嘬带舔,吸吮并行。哇!比雀巢咖啡味道要好闻得多啊!此乃最好的美味佳肴啊!瞬间舌头探入阴道口,手指按在了肛门处。她不口交我口交,这一招乃主动出击,不算太绝,但却具有挡不住的诱惑力,女人的阴部一旦被舔,十有八九都会乖乖就范。何况雄壮粗硬的大鸡巴就在她的眼前呢,又是杵弄又是招惹的,双重诱惑双管齐下,不起性,才怪!
  只见她的阴户高高凸起,上面长满了一片泛出光泽黑油油的阴毛,细长的阴沟,粉红色的两片大阴唇,紧紧的闭合着。用手拨开粉红色的大阴唇,一粒像花生豆般大的阴核,凸起在阴沟上面,微微裂开的尿道口和阴道口处在下方,两片呈鲜红色的小阴唇,紧紧的贴垂在大阴唇两侧,鲜红色的阴壁肉正闪闪发出淫水的光芒。这诱惑力已经无法用语言详细描述了……
  鲁明不想等了,他也等不下去了,调转身抱起刘大妈的大腿,龟头对准裂开的阴道口屁股一用力滋!的一声插入三寸多深,龟头率先闯入了禁区。哎唷!好痛!鲁明也不管她的叫痛,紧跟又是用力猛得一挺,八寸多长的大鸡巴尽根到底,龟头顶到子宫口。她招得他血脉奋涨,欲焰更炽,自然也忍不住了。急忙交合中双手抬高她的双腿,向她胸前反压下去,使她整个阴部更加高挺突出,用力的抽插挺肏,次次到底,嗤嗤有声,下下着肉。龟头到底好一阵舒畅无比的享受,再看她骚媚的表情,用不着怜香惜玉了,甭问,越玩命她越乐意。挺起屁股猛抽狠插,大龟头猛搞花心连顶带钻。终于拥有了,哪还会怕费力气?
  很快她身体泛起一阵轻轻的颤抖,随后就变成了剧烈的抖动,紧闭上眼睛承受这难得的温柔。对她说这确实是难得的温柔,丈夫从未有过的温柔举动,就连新婚之夜也没有。丈夫总是在三更半夜,她熟睡的时候,粗鲁的占有她,在一阵疯狂的抽送后,就草草了事。对他来讲这似乎是男子气概的表现,但对刘大妈来说,总觉得自己像大街上的妓女一般,只是供男人发泄性欲的工具。虽然她曾在丈夫几近疯狂的抽送之下也得到过些许快感,但那也只是短暂的,多半情况下丈夫将她的性欲挑起来了,她却又得不到整个全程的满足,让她的情欲就像悬挂在半空中一样,上不去下不来的难以忍受,常常因此后半夜再也睡不着了,久而久之她厌烦了,于是离婚就成了必然要走的路。
  忙里抽闲的鲁明没忘了吸吮和爱抚她的乳房和敏感的奶头,使得她的身体因刺激越来越大越强烈不由自主的上下扭动起来,阴道里的嫩肉和子宫也开始流出湿润的淫水来。鲁明的嘴用力的吸着,含着,更用舌头在乳头上上下下,左左右右不断的打转着。另一边的乳房则大力按了下去,在白嫩坚挺的乳房上不断的揉弄,手指更在她的奶头上揪揪扯扯、揉揉捏捏、轻重并举,玩得刘大妈心花怒放……
  “宝贝儿……快着点儿……再狠着点儿……来了……啊……啊,我受不了了,快着点儿给我呀……难受……我要……”
  “要什么?是想让我射精吗,着什么急呀,你不想多玩会儿呀,我说了准让你过瘾,过瘾过足了,好不好?”
  “好,行,那你就玩命招呼你的,里头特难受,好大个的大鸡巴,我喜欢极了,妈呀……又,又来了……”
  “宝贝儿呀宝贝儿,刚才那一阵子你差一点儿把我给肏死喽,你怎么这么厉害呀?还真看不出来。先甭说你的鸡巴够不够个儿,我都上三回劲儿了你还没完没了的,也忒邪行了。当然娘儿们没不喜欢的,以前呀我真不知道喂,真的,真的!宝贝儿,帮我揉揉抠抠呀,我,我还想让你再肏我一回,你还行吗?”话没说完她就叉开大腿并且挺着毛茸茸的阴户向鲁明发出了再次召唤。
  “没问题,不过我想走走后门,行吗?”鲁明嘿嘿一笑,手指头已抵在了她紧缩的肛门外。
  “嗨!反正己经这样了,那你就肏呗。再问你件事,你说实话我这个屄好不好,要真喜欢的话,那你,那你还是,还是先肏我前边的屄好,阴道里头特难受,让你这个大鸡巴再给我通通就痛快了,啊……”说者无心,听者明白,以前她丈夫一定也肏过后门了。
  “废话!我不喜欢能肏你呀?这么跟你说吧,我想爱爱你己经不是一天两天了,今儿好不容易逮着了不尽兴才怪呢,万一明儿个你改主意了我不就没戏啦,对不对?”说鲁明二次腾身而上。
  “不会的,你就放心吧,只要不让你媳妇儿知道,你就是天天肏我都行,就一样,别嫌我老,哎哟歪,你,你别瞎杵啊,先,先肏屄呀,呆一会儿再肏屁眼儿,一会儿到卫生间里去,我蹶着让你肏,现在把鸡巴头弄脏了我怎么嘬呀,是吧,啊……”这话说的多明白,甭打听,往后一准是我的一老情人了。
  她性生活的阅历毕竟比鲁明可丰富的多,考虑得还真周到,成熟的女人就是有滋味儿,刚才领教了她口交的功夫,嘬咬舔弄样样精通鲁明岂有不乐意之理,连连点头答应着又把她的大腿扛在肩上。
  15分钟很快过去了,搂着气喘吁吁的刘大妈,鲁明哈哈一笑,心道:这次该轮到她玩我了。没说话他一翻身先躺下后,放松了身体。瞧一眼还不明白的她吟吟一笑,梅开数度让鲁明肏的她心花怒放一次接着一次,他也该喘口气了,于是便叉开腿骑了上来。
  这就叫心照不宣吧鲁明一边傻乐着一边托起她那对儿肥肥沉沉的乳房,像活面似的揉弄,下边的活儿交给她干了。
  “哎,等我上了劲之后你可不许偷懒啊……”手扶着再度勃起来的大鸡巴,龟头对准湿润的阴道口,屁股缓缓下沉的她嘱咐。
  “早上临走之前我媳妇儿她就让我干了她两回,又干了你一回,你想累死我呀?你呀就在上边自已过过瘾吧,等实在吃不住劲的时候再说,怎么着也得让我喘喘气儿呀。”
  “那你晚上归她,白天归我,反正我也不管你乐不乐意,必须的,你把我的馋劲勾上来了不管可不成,答应我,啊?”
  说着她俯下身让沉甸甸的乳房垂在鲁明胸脯上,扭动着肩膀让奶头滑动着,阴部越贴越紧,转眼工夫大鸡巴就让她的阴道齐根儿吞了进去,没了忌讳她的浪样表现得淋漓尽致。
  鲁明这时才意识到自已犯了多么大的一个错误,同时也想起了一段歌词:……爱人不要多,最好有一个,爱人多了麻烦也就多…… .晚上伺候年青的媳妇儿,白天伺候这位如狼似虎的老娘儿们,身子骨就是铁打的恐怕也吃不消,想到这一层忙连连告饶:“别介呀,亲爱的刘大妈,那样的话你不是要我命啊?”
  “我不要你命,就要你这根招人喜欢的大鸡巴……嘻嘻……”
  “那我肏到你几儿算一站呀?”
  “肏到我这个不能肏了为止呗,嘻嘻……”
  谁也甭吹,谁也甭侃,你没遇上话肯定多了,遇上了试试,脑袋不大才怪,也许你脑袋不大你有道,可我的脑袋可大了……
  ……半年之后鲁明住进了医院,肾亏……